地产大佬展开'隔空论战' 6位地产名人激辩2015年中国楼市

核心提示:  当楼市动荡的2014年收官在即,2015年房价成为最为关心的话题。尤其是在央行房贷新政的大力刺激下,未来楼市的走向尤其受到买家关心。有知名财经人士、地产大佬就此热门话题展开“隔空论战”。本报整理了楼市知名人士针对明年...

   当楼市动荡的2014年收官在即,2015年房价成为最为关心的话题。尤其是在央行房贷新政的大力刺激下,未来楼市的走向尤其受到买家关心。有知名财经人士、地产大佬就此热门话题展开“隔空论战”。本报整理了楼市知名人士针对明年楼市的猜想,以飨读者。



任志强﹙原华远地产董事长﹚


   楼市供求关系明年年底才会有变化“尽管央行出台了‘930’、降息等一系列政策,但目前供求关系的‘供’还没有迅速变成正增长。 ”刚卸任华远房地产董事长不久的任志强称,供求关系估计要到明年底才能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前提条件就是后半截的土地是不是能够迅速地供给,能在下半年的时候迅速地开工”。


   任志强认为,目前待销售的和正在开工建设没有销售的面积约20亿平方米,今年大概能够销售10亿平方米左右,明年应该也能销售10亿平方米左右。如果新开工不增加,那么到明年房子基本上都要卖完。如果新开工面积继续增长,且增长的速度要快于销售去化的速度,才有可能维持一个总量平衡。任志强则强调,从全国的地价来看,二、三线城市的地价处于下降的趋势,而一线城市仍然处于一个快速上涨的过程。



王健林﹙万达集团董事长﹚


   房地产进入十年平稳发展期


   王健林称,他判断中国房地产不会出现崩盘、“不会出太大的问题”,原因来自三个方面,首先是中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还在中期,离城镇化完成还有距离;其次是中国有较为真实的购房需求;最后是中国的老百姓仍有买房、买地以求“保值”的传统置业习惯。


   关于房地产的未来,王健林坦言,中国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期已经过去,但他认为,接下来中国房地产行业将进入十年左右的平稳发展期。



吴晓波﹙著名财经作家﹚


   未来十年房价再涨两三倍


   吴晓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明年房价肯定会温和上涨,主要有两个依据,一是货币问题:货币现在还是相对宽松,必须要找一个池子,不动产是一个最大的池子。二是国内经济的基本面:我每天在一线跑,大概知道这些产业经济层面的情况会怎么样。相对来说,我是比较乐观的。 ”


   但吴晓波也指出,未来几年内,房价暴涨的时间窗口过去了。过去10年,中国的房价涨了6-8倍。未来10年,涨两三倍是有可能的,但这涨幅基本上是货币泡沫化的一个结果。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2015年3月份整个楼市就会复苏


   “以后的房地产市场中,投机和投资需求都会减弱。一是因为库存越来越大;二是房地产税正在酝酿中,保有量多则未来被征的税就多;三是信息联网正在加快;四是反腐。”连平认为,“新政释放出来的更多还是刚性需求及改善型需求,不会像过去那样导致房价的大起大落”。


   “新政对二线城市的刺激作用更大,二线城市既放松限购还放松限贷。三四线城市本来就没限购,一线城市则还没放开限购。不过,目前看来,房地产市场还在下行,只不过下行速度放缓。市场真正好转可能要到明年下半年。 ”连平预测,年底之前,整个行业还是应该灵活促销,走量最重要。最晚到2015年3月份整个楼市就会复苏。



牛刀﹙知名财经专栏作家﹚


中国楼市危机2015年爆发


   楼市“空军司令”牛刀断言,中国本轮楼市危机将爆发于2015上半年美元加息之时。同时,他对任志强提出的“房价还会再涨十年”的观点进行反驳,明确表示只要人民币再次贬值到6.8,一线城市房地产将会危机重重。据牛刀的判断,目前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在于美元缩减。此前美联储共释放了850亿美元到中国市场,截至今年6月份已经缩减了500亿,还剩下350亿。以每月缩减100亿美元的速度计算,预计全球美元迅速回流美国本土,人民币重新步入下跌通道,中国外汇储备将遭受严峻考验,美元流入程度较高的一线城市将受波及。


   牛刀进一步分析,中国本轮楼市危机的爆发节点在于美元加息之时。美元加息以后,全球资产价格泡沫都会破灭,中国尤其是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及一线城市的房价泡沫亦难避免。他预计美元加息时间为2015年上半年。



艾经纬﹙中国楼市专家﹚


   人口结构决定购买力不足


   而新浪财经专栏作家艾经纬上周五撰文认为,从供给与需求、救市政策、衰退周期测算等角度,初步说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衰退格局已经确立,而人口结构演变又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他说,房地产需求,相对于劳动年龄人口,还有个更精确的指标,即购房适龄人口(25~49岁)。根据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15年达到5.68亿人口峰值,但从2018年开始加速下滑,到2020年、2025年分别下降到约为5.43亿人、5亿人。从城镇人口看, 2016年约为3.35亿峰值,之后加速下滑,到2020年、2030年分别下降到约为3.14亿、2.5亿。


   由此可见,从2015年左右起,中国购房适龄人口数量开始下降,房地产购买需求结构发生了重大改变,甚至出现结构性的购买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