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南阳民间融资与房地产乱象的相关调查

核心提示:  3月27日,河南南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原主任兼市房管中心原主任肖河涉嫌严重违纪被南阳纪委调查的消息,在南阳一个数百人的QQ群里引起一片欢呼。  此前一星期,这个群的主要成员打起一条写有“河南中域还我血汗钱”的白色条幅...

  3月27日,河南南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原主任兼市房管中心原主任肖河涉嫌严重违纪被南阳纪委调查的消息,在南阳一个数百人的QQ群里引起一片欢呼。

  此前一星期,这个群的主要成员打起一条写有“河南中域还我血汗钱”的白色条幅悬挂在河南南阳市政府门前,希望借此引起政府重视收回放入河南中域担保公司的投资款。

  在南阳,民间金融和地产业是一对孪生兄弟,1000多家地产公司,几乎无一不与民间金融有着深度联系。河南中域担保公司从民间吸收来的资金也正是流向了地产业。肖河任内,南阳地产业的无序发展和监管失责,正是南阳民间金融和地产乱象发生的根源。

  2014年6月,一起“瘦身钢筋”事件,把南阳的民间金融和地产企业推向了悬崖边缘。

  “中域”危机

  张华(化名)从两年前开始,将店铺营收所得放入河南中域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每月从中域获得一分八至二分五不等的利息。但带给他美好生活愿景的中域公司,在2014年8月份资金链断裂。几个月后,理财客户将收回本金的期望寄托在南阳市政府身上。

  2011年8月,在郑州诚泰事件引发河南担保信用危机时,南阳人白春雷注册成立河南中域投资有限公司。据一些知情人士称,开业当天,不少市领导出场剪彩。在公司周年庆时,亦有三名市领导出现在庆典现场。

  这在中域出事前,给许多理财客户一种安全放心的感觉,是实力和背景的象征。但是让理财客户甘心将血汗钱放在中域的,还是远高于银行的利息。

  随着中域资金链断裂,储户们纷纷向白春雷提出退还本金的要求。2015年1月中旬,中域公司在南阳一家酒店召开投资人说明会,称到月底兑付本金的10%,然而到了期限,却依然没有任何音讯。这让投资人彻底失去了信心。

  中域拥有河南省工信厅颁发相关证书和资质的事实,再次引起对现行监管手段有效性的质疑。

  理财客户们对如何处理中域问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认识,一部分人认为大吵大闹于事无补,钱并不能要回来,应该协助中域公司要账,才是理性之举;另一拨人则认为这愚蠢至极,主张将白春雷法办,并表示愿意配合出示各种材料和证据。

  理财客户对中域进行立案的主张,南阳市金融办副主任宋建波建议最好不要这样做,因为从以前的案件查处情况来看,赔付率很低,能有10%就不错了。

  一位理财客户说,中域给理财客户们的解释是钱款都借给了南阳淯阳地产公司,但是淯阳公司的拖欠是至今无法兑付理财客户们投资款的原因。

  双面“淯阳”

  在南阳市人民路与光武路交叉口的淯阳都市汇项目,底层的商业楼层已经悄然变身为“和城”。这是一个从2006年开始建设,迄今尚未完全交付使用的地产项目。开发商凭借这一绝佳地段,在南阳地产风生水起,在2009年被南阳市委市政府评为南阳市民营企业50强。

  知情人士称,从这个楼盘开始建设至今,淯阳公司就从未脱离对民间借贷的依赖。

  淯阳公司并没有否认与中域公司的合作关系,只是称借中域公司的5000万元,已经将包括利息和抵押商铺在内偿还给了其1.4亿元,现今并不欠中域的钱。淯阳公司一位管理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中域之所以告诉理财客户淯阳欠他们的钱是因为淯阳有实体房产在南阳,这样能给理财客户安心感,实际上中域把融来的钱大部分投到了上海的娱乐项目。

  有中域公司理财客户认真算了一笔账:根据不久前对150多名理财客户的统计,总共投资额为3000万元。根据这一比例,中域公司有将近2000个理财客户,那么中域公司融资来的钱应该在三四亿元。而即便按照中域的说法,淯阳欠中域的钱,也才不过几千万元而已,那么这些钱去了哪里?

  就在中域理财客户每天愤怒、纠结不已时,许多南阳市民前往 阳房地产公司讨要直接放在 阳的“投资”。一位叫张夏(化名)的女孩告诉记者,她放在 阳的利息稍低于中域,而她将此看作更安全之举。

  淯阳的回答全部围绕“正在解决、正在想办法、正在筹款”等展开,但是张夏在3月19日却无意撞见了淯阳的谎言。在当天出版的《南阳日报》上,张夏看到一则拍卖公告,洛阳市涧西区法院在对一起2013年河南宏宝投资公司涉及非法集资案件审理结果执行中,依法将涉案的淯阳公司名下的99套房产进行查封并予以拍卖。张夏正是在附录的房产名单上看到了2602号房产是自己早已全款买下的。

  张夏告诉记者,她找到淯阳公司得到的说法是“没关系,不妨碍你继续持有”。

  记者在淯阳公司见到了会计岳某,对方告诉本报记者淯阳确实欠河南宏宝投资担保公司800万元,而出事的是河南宏宝在洛阳融资的分公司,法人代表被洛阳抓走后获刑十年。

  尽管淯阳仍在继续运转,见到理财客户也会耐心解释,但是有理财客户颇为悲观:淯阳从2006年就开始卖房,当时房子才2000多元一平方米,工期拖了快十年了,你觉得他还有没有钱呢?

  前来淯阳要账的理财客户中,也有身兼业务员角色的。一位业务员就告诉了她很愧疚的案例:刚大学毕业在郑州上班的女孩,将25万元通过她放在淯阳公司,其中10万元是银行贷款,还有15万元是女孩和男朋友从各自家长那儿拿的。每星期五下午,女孩都会从郑州坐火车到南阳来讨要欠款。

  因民间借贷夫妻反目离婚、60岁的理财客户因郁闷而去世等因民间借贷而产生的悲剧案例被理财客户们频频提起。南阳市金融办副主任宋建波告诉记者,在他了解的案例中,也不乏从信用卡刷钱,或者是拿拆迁赔偿款来进行投资理财从而被套牢的。

  过剩的地产市场

  南阳最早发生资金链断裂的地产公司是万裕集团,从去年6月份开始,就有将资金放在万裕集团旗下公司进行投资的理财客户追债。在僵局维持大半年后,万裕集团迫于政府、客户和媒体压力,万裕集团不得不出售部分资产来偿还理财客户欠款。万裕集团董事长助理李先生拿着两张A4纸,马不停蹄地与各方人马交流沟通出售意向。打印在纸上的包括南阳物资大厦、梅溪路商业步行街、邓州信息化商务区、同仁医院和城中村等总共12个项目,其中绝大部分是住宅项目,且是未建项目。

  迄今为止南阳已对涉及民间借贷纠纷而立案9起,还有9起正准备立案。万裕集团是其中辨识度最高的地产公司,也因欠款五六个亿而成为涉案金额最大的一家公司。

  宋建波说,万裕集团下面成立了三家公司用来融资,而三家公司均涉及超范围经营。利用这三家公司对外进行吸储,吸储来的资金用于自身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建设。

  左手地产、右手融资的现象,在南阳极为普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南阳市有地产企业1000多家,无一例外均与民间借贷有着联系。万裕集团仅算是一家中档规模的地产企业。

  本报记者获取的一份材料显示,南阳大新实业与南阳大新房地产公司分别成立于2008年和2009年,虽然办公地址不在一起,但实际上却是一套人马两个牌子,在“对社会非法集资时互相担保”。

  2013年春,以高额回报4分息吸收社会公众“投资”,每一笔资金按1.5%至2%提成。据悉大新每半年支付的利息就高达上亿元。

  大新实业融来的钱都用在房地产上面了吗?多名理财客户反映,大新实业融来的资金仅将其中一少部分用于房地产开发业务。大新实业集资款都没有经过公司账户而是直接通过个人账户划转。

  大新的多名理财客户在2014年11月5日向南阳市金融办提交的一份材料中称,“我们承认贪图高息,错在自己,愿退还不当得利”。

  宋建波将南阳地产密集出事原因归结为当前地产行业下行压力较大,企业融资渠道缺乏所致。与此同时,国家并没有出台一些相应的管理细则。

  如果说市场因素是地产业遇冷的真实动因,那么“瘦身钢筋”事件则成为一个导火索。万裕集团表示,资金链断裂的原因在于摊子铺得太大,遇上市场销售不好,“瘦身钢筋”事件出来后,让万裕集团成为南阳第一起资金链断裂的地产企业。

  2014年6月,央视《焦点访谈》曝光了南阳建筑市场“瘦身钢筋”现象后,南阳市政府对全市房地产进行整顿清查。这让许多依靠高息融资的地产项目不得不停建,也让严重依赖民间金融生存的地产业资金突然绷紧、断裂。

  摊大饼式的城建发展让南阳地产出现过剩,其中2012年南阳举办的农运会是重要推动力。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南阳共拆除各类建筑550万平方米,为农运场馆建设提供土地7000余亩,5万多人因此被迁。

  其中2011年,南阳中心城区建成区面积由70平方公里增至100平方公里。中心城市基础设施投资超过30亿元,是历年以来投资强度最大、施工项目最多的一年。2012年,南阳全年城市建设新开工项目总投资超过50亿元,相当于过去10年投资的总和。

  记者接触的多位政府人士也表示,南阳许多地产项目缺乏必要的手续,万裕集团法人代表赵明云之前向媒体表示,他现有的10多个项目无一具备全部手续。

  南阳住建委主任兼房管中心主任肖河被调查之前,他的前任——南阳市房管局原局长丁玉仓、住房委原主任安怀申等落马,除了查明受贿,还在地产企业收取开发利润的5%和10%。

  针对目前南阳市房地产发展面临的问题,南阳官方近期公开回应表示:“目前,我市部分房地产开发企业虽有困难,但房地产市场总体平稳。”

  同时,南阳市房地产商会通过调研分析也认为,2015年南阳楼市将在“常态运行”的总体基调上,呈现出“企稳向好、平稳运行”的走势。